• 窗里窗外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

      年代如水,冲淡了影象中的许多浮华,留下了一扇孤寂的窗……

      天天都要经由那幢陈旧的爬满爬山虎的小楼。我喜爱那壁爬山虎。喜爱那嫩绿点点,探首窥春的俏皮;喜爱那枯黄片片,飞舞送秋的潇洒;喜爱那褐茎条条,缄默傲冬的不屈。天天都要看着那壁爬山虎,看看那扇被爬山虎镶起的班驳的紧闭的窗。

      错综的茎条把班驳的窗织成一双孤寂的眼睛,灰色的窗帘挂成一滴浑浊的泪,把七彩的阳光挡在了窗外。

      傍晚。傍晚的旭日孤寂的挂在枯瘦的枝上,萧瑟的东风落漠的卷过光光的路,一壁发抖的黄叶扯出心底的情素:真想见见这幢楼的客人。

      摇响车铃,映出一幅凄迷的特写:灰色的窗帘后探出一头花白的发,灰白的脸上爬满了孤寂的皱纹,写满巴望与惊喜又隐着伤感的眼睛向楼下搜索着,旋即又注满了孤寂'落漠'伤感与有望。敏感的摇摇头,探口气,缓缓关上了那扇班驳的窗。

      我诧异于她的眼神:奶奶的眼睛里永远都盛着慈祥祥和与恬淡。旭日苦苦的挽住瘦枝,似在等候着谁。孤寂有望的眼光刺痛年轻善感的心。再次摇响车铃,向开窗的白叟招招手,送一个问候的笑,撒一抹青春的热情,挽住愈坠的旭日。

      不任何言语,一扇窗已经打开。铃声和浅笑成了我和白叟天天的等候。

      一个飘雪的周末,履约的铃声中飘来一个苍老温和的声响:“孩子,出去避会血吧。”白叟的浅笑消融了飘飞的雪。走进小楼,白叟慈祥的抚去我身上的雪;“冻着了吧,孩子。”

      “不,感谢您,奶奶!”我扶着白叟。

      “好孩子,乖……让奶奶好好看看。”白叟竟有些哭泣。小楼很冷,铺了电热毯的床依旧冰冷。窗外的雪伴着白叟落漠的声响,孤寂的飘着,像迎着一曲马致远的小令。

      “孙女和你一般高了。她忙着读书,两年没来看我了……儿子媳妇忙着买卖,过年时才打电话来……”

      “孩子,奶奶啥都不缺,可心里空落落的,我想孙女,儿子他们……孩子,以后有空来陪我说会儿话,行不?”浑浊的双目闪着哀求。点点头,给孤寂的白叟一个慰藉,一个希望。裁一幅亮丽的窗帘,换下白叟灰色的心情,让七彩的阳光暖和白叟的心;折一串五彩的风铃,挂在班驳的窗前,唤一茎爬山虎,让春季出去。

      不要让白叟太寥寂了。

    ?

    上一篇:尘埃落定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